翻页   夜间
奇热网络小说 > 马林之诗 > 二百二六节:菜园之战(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奇热网络小说] 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林得承认,这顿午饭与自己所想象的有一定距离。

    从无论哪一方面来看都是如此,首先那位陛下完全没有一位国王应该有的气度,更像是一个在战壕里打过滚骂过娘的老兵。

    不过,从历史书上看,莫威士家族成为国王也只是两三代前的历史,那个时候,亡潮席卷大陆,前国王的家族在战争中流尽了鲜血,最后的王子与国王一道战死,在死前,国王传位于那位王子,但王子也在成为国王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就重伤于城头之上。

    最终,他在死前,下召将这个国度传给了与他一起浴血的莫威士家的好友。

    这事有大量的教会与贵族作为见证,其中甚至还有公正教会的圣子作为见证,想来也不可能存在什么阴谋的操作性。

    而莫威士家族的这位继承人在那个时候也只不过是一个通过战功摸到了公爵爵位的伯爵,当时莫威士家族也死的七零八落,当时接过王位的这位,甚至还是莫威士家族的一位偏远亲戚——主家七子六女一个不落全战死了,他这个因为前面三个哥哥战胜而刚刚成为男爵的小子刚接住莫威士伯爵这口锅,就因为一次传奇般的战斗而获得了公爵之位,没过两年,儿时的好友又给他传了王位。

    据说他当时抱着好友的尸体哭的都快断气了,而坊间一度表示这位就是幸运女神的亲生儿子。

    所以莫威士王室是公认的没有所谓王室威严的王室,而在这位陛下还年幼的时候,又一次亡潮来临,就像之前的王室那样,莫威士家族依然顶在了最前面,五子七女也就只剩下了这位陛下的母亲,于是他最终有些莫名其妙地坐到了王位上。

    在那之前,这位据说最想做的就是成为一个冒险者——毕竟这个位置再怎么轮,也轮不到他来坐。

    所以从马林的眼光来看,莫威士家族坐在这个位置上,是有法理的——至少比某些拉家仇说东道西也要给自己乱臣贼子的行为贴金的混球顶用多了。

    话说回来,这位陛下似乎最喜欢和柯林喝酒,而柯林完全无法招架,所谓痛并快乐着。

    而马林坐在法耶身后,看着她和两位母亲还有玛格丽特一起喝下午茶的同时还在打牌。

    是的,打牌,贵族之间最为喜欢的普托牌,玩法和桥牌差不多。

    马林不怎么会玩,只是看着自家姑娘将她的姐姐与两位母亲杀出一个丢盔弃甲,同时在适当的时候拍一拍手,递一些点心,倒个茶沏个水,尽一个妹夫与女婿应该有的本分。

    过程虽然无聊,但马林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偷得浮生半日闲,还有自家小豹子姑娘的围观,送上门的尾巴先撸为敬。

    到了三点,法耶的二哥回来了,这位一来就把柯林重新拖回到了桌前,说什么也喝一杯,柯林都已经滑着走了,马林看着可怜,准备跟这位讨个饶。

    “不行,我在前线已经好久没有喝过酒了,正想回来找人喝一口。”这个大块头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一下,他飞快的看了一眼在牌局中挥动着屠刀的妹妹,然后看向马林:“要不我们俩个喝一口?”

    “好吧。”马林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空间袋里掏出两瓶矮人自酿的工业酒精级烈酒:“来,对吹。”

    ………………

    希德尼的国王陛下打理了一下自己,然后看着镜中的自己非常满意。

    今天又是愉快的一天,虽然有两只小野猪在自家菜地里驰骋,但考虑到他已经干掉了其中一个,这件事没什么大问题。

    另一个好像还没有到法定的饮酒年龄,虽然喝自家酿的酒不会有问题,但他这位国王毕竟还是要以身作则的。

    等过几年,一定要在酒桌上好好收拾这个小浑蛋。

    想到这里,他刚推开门,看就到自己的次子脚步虚浮着和自己打了一个照面,浑身上下全是酒味的他进了卫生间,抱着洗脸的池子就开始反刍起来。

    什么情况?

    莫威士家的一家之主扭头扫了一眼大厅,自己的两位夫人正与她们的女儿坐在一起打牌,马林那个小子的姑娘们正坐在炉火边撸鼠姑娘,柯林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他看到了马林,坐在法耶身边无悲无喜,手里拿着一个瓶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歌德走到桌边,看着另外四个瓶子……不用特意去闻,都能够从味道上辨别出来——矮人烈酒。

    “你们喝酒了?”他看向马林。

    “是啊,他喝酒了,真是丢人。”自己的曼丽小可爱苦笑着说道:“连马林都喝不过。”

    “他们喝了多少。”歌德觉得这个问题有关于他的生死。

    “马林这是第三瓶,纯正的矮人烈酒。”安娜头也不回地笑道。

    “哇喔,看起来以后有人能够陪着我喝几口了。”歌德笑着说道……才怪,这个小王八蛋是什么一回事他怎么可以连喝三罐矮人烈酒都一点事情都没有他到底是哪儿来的怪物他是人还是鬼啊!

    而且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过几年酒桌上到底是谁在收拾谁。

    真是要命,这到底是谁家的菜园子啊!

    ………………

    马林放下了喝完的酒瓶子,感觉这酒怎么这么甜,这么好喝。

    嗝儿,那些该死的矮子,这不会是刚刚加了底料的燃烧弹原材料吧。

    不过话说回来,马林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酒意,就像是大家说的那样,每一个巨人都是不会喝醉的,还有矮人在酒桌上最讨厌的对手就是巨人和自己人。

    “你没问题吧,亲爱的。”法耶扭头看向马林。

    “没有的话,我很好。”马林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菜园子的主人,然后笑嘻嘻地和法耶互顶了一下额头。

    算了,作为一只野猪,就不要把这个菜园子的主人逼到拔出猎枪了。

    “马林先生,我听说你今天和布里斯公爵管理的地下城警卫队有过摩擦?”

    “是的。”马林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也没什么加减——反正公正教会就在那儿,用不着马林卖力表演。

    “地下城管理的确有一些问题,不过布里斯公爵一年下来也没几天在王都,那个警卫队说是他在负责,其实更多的还是贵族议会在管,这一次我会找机会敲打一下他们,如果不是这一次他们踢到了铁板,那些浑蛋到底还要要那儿兴风作浪多久。”曼丽夫人的说法让马林一愣,那个叫杰克的家伙可没这么跟他说过。

    是层次不够,还是不想说?

    不对,他都是警察系统里的人了,不可能是层次不够,那么也就只能是不想说了。

    不想说的原因很多,马林也不会怪他,只不过他还是想搞清楚,到底是谁在代替布里斯公爵在管理那一地区。

    别提什么贵族议会,名头叫的再响,也是总归有人在管。

    而这么大一个国度,要是每一个贵族都像历史中那些愿意在亡潮前死战的先贤一样……真以为自己活在天堂了对吧。

    “我想知道,是谁在负责。”马林看着两位夫人,表情谦逊,目光柔和,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萨卡·玛瑞姆子爵,他是议会的七位白手套之一,他负责代替布里斯公爵管理地下城的市场。”曼丽夫说到这里,对着马林笑了笑:“你想找他决斗吗。”

    “不,我只是想知道是谁把那儿搞得如此乌烟瘴气的模样。”马林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意找人的麻烦,更不是想要去夺走谁的性命。

    那不是马林想要做的事情,他问这次,也只是想知道刺向自己的带毒匕首是在遵从于谁的意志。

    有恩还十倍,有仇以百偿,人生在世,莫过如此。

    “很正常,希德尼联合五个百年换了三个王室,我这儿都能算是新朝雅政了,就这样那些传承千年的贵族在某些层面上都已经与一个地区的经济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在北方的人类国家,还有更多的烦心事呢。”国王陛下的话语让马林转过身,他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位:“陛下,您似乎不怎么喜欢北方。”

    “因为北方的确不招人喜欢。”这位陛下坐到了曼丽夫人的身边:“北方战场本来是我们三个国家的事情,但是总有一些神经病派出他们的军事观察团,说什么想要近距离观看我们与混沌的交战,事实却是想要窃取我们与混沌的科技,就你给北方那两个军团的射手操典,好几次都差一点被他们拿到手了。”

    “您是怎么阻止他的。”马林有些好奇地问道。

    “战场上总会有很多意外,一颗来自友军或是混沌的流弹有时候就能够杀死一个不应该死的人,而歪打正着的炮弹有时候更容易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一个人。”说到这里,这位陛下看向马林:“会不会觉得很惊讶啊,马林。”

    “我并不觉得惊讶,我觉得这么做才好,我将知识交给你的军团,是让他们训练出更多的射手来对抗混沌,而不是想让这些知识落到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手中。”马林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感觉惊讶。

    这没什么好值得惊讶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既然这些家伙想要偷走操典,就必须面对守护它安全的卫士们:“您说的对,战场上总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意外,一个人死在那儿,或是从此失踪,都是非常正常的,因为那里是战场。”

    马林的发言让这位陛下看起来很是满意:“还是你小子合我的胃口,你的那个师兄迂腐的要命,我都不想将这些事情告诉他,他只要能够对玛格丽特好,我就非常满意了。”说完,他伸手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脑袋,玛格丽特笑着接受了父亲的拍打:“爸爸,原谅柯林吧,除了对我的爱,他把他剩下的一切都献给了教会。”

    “我知道,教会的孩子总是这样,所以我才满意于他,忠诚是美德,无论对于你或是神明,柯林都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虽然他的酒量真的很差。”这个老男人说到这里笑了起来,然后他的腰肉就被曼丽夫人扭了一下:“亲爱的,别担心,马林以后会是你在酒桌上最好的朋友。”

    “你还是饶过我这个老东西吧。”和曼丽夫人笑过,这位陛下看向马林:“我听说你和凡斯特家的科恩还有一场交易。”

    “是的,陛下,您真是万事通。”马林微笑,同时对于这位陛下也有了更深的了解——在王都,他果然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这小子追求着我的女儿,所以我觉得你最好注意一下。”说到这里,这位陛下看向了自己的小女儿:“法耶这个孩子从小就有着足够的天赋,同时也对人情事故有着足够的了解,她讨厌成为货物,所以我让她离开这座城市,为了的就是不让这围墙包裹住她的天赋,而你,马林,你有着足够承载这份天赋的力量,但是永久不要忘记,刀剑在眼前,匕刃在身后,敌人不会永远都出现在你的面前。”

    “您教训的是。”马林低头,不为这位陛下的身份,而是因为这位陛下愿意以一位长辈的身份教导自己如何去面对这个世界。

    “知道就好,记住,马林,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一颗敬畏之心,纵观这个世界的历史,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冒险者与野心家总是层出不穷,为了心爱的女人而不顾一切更是年轻人心智扭曲时的最好理由,所以,为了我的女儿法耶,你最好学会保护好你自己,因为我不想有一天要亲自去面对穿着黑色婚纱的可怜女孩……这样的惨剧,有一次就够了。”

    说完,这位老男人站起身:“曼丽,现在我得去议会对付那些笨蛋,家里就交给你了。”

    “放心去吧,歌德,家里有我,有安娜,还有这些听话的孩子,你不用担心什么。”曼丽微笑着回答道。

    于是这位老男人选择了退场,而马林看向法耶,因为他不知道这位陛下最后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法耶没有说,但给了一个马林一个眼神。

    好吧,至少现在不能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直播吧  7m体育  直播吧  世界杯直播  7m体育  欧洲杯直播  网络直播  球探体育  笔趣阁  cc直播  欧洲杯直播  cc直播  世界杯直播  欧洲杯直播  360直播  大赢家体育  新小说  360体育  360足球直播